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6阅读
  • 12回复

“小经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小经打”》
                                                                       葛正乐

上海人管蟋蟀叫“赚绩”,说起斗赚绩,很多人,即便人到中年,甚至老年,都还有着浓浓的兴趣。记得1974年的一个深秋下午,邻居小伙伴生海匆匆赶来我家,说他上水工房的同学,外号“丘旦”,听说我们英国公房里有很多厉害的蟋蟀,想要“交交手”。那天他带来的蟋蟀,已将住在5号、7号和8号里小伙伴们的所有蟋蟀杀得一败涂地。丘旦得意极了,说是:“我的蠊绩打遍大杨浦无对手,看来今天扫平“英国公房”已不是吹牛皮了。你们今天还有什么蠊绩吗?连斗,连斗了!”。

生海听了不服气,急忙来找我二哥正来,希望他有厉害的赚积可以应战。正来平时喜欢自己玩虫子,一般不愿与外人斗的,那天听了生海的一番描述后,就说:“试试吧”。生海喜出望外,奔去宣战,还有可以斗的虫子。

刚才还在围观酣战,有些失落的十来个邻居小伙伴们,一下子来到我家院子,围住了“战场”。丘旦打开蠊绩盆,一只我们从未见到过、至今也未见过的大蠊绩出现了:它的体型足有一个小手指那么大,通体青黑,犹如鲁智深型的“黑大虫”,威风凌凌、气势汹汹、摇头晃脑、神定气闲地在盆里巡视,像艘巡航的航空母舰。经反复确认这只黑大虫不是“油葫芦”等异虫后,正来先让红头蠊绩与其会面,探探实力。两只蟋蟀照面就张牙开打,那只大黑虫一副牙齿形状就好像关公那把青龙偃月刀,红头蠊绩双钳也不示弱,向其进攻,然而几次撕咬顶撞,大黑虫纹丝不动,没几个来回,红头就败下阵来。丘旦更得意了,问:“你还有虫吗?”,只见正来犹豫了一下,回屋从床底下拿出了一只蟋蟀盆,说“就剩这一只了”。话说这只蠊绩,是正来和隔壁邻居海鸥,冒着被水厂门卫抓捕,通宵在一个“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的水厂医生间旁,即那原英国大班房边捕获的,称之“小经打”,言下之意就是那种永不服输的斗虫。

一上场,小经打抡起那副似方天画戟的尖牙,往前推推大黑虫,结果自己被弹出老远,又试了几次未果后,只见小经打突然改变战术,从左后面发起进攻,咬大黑虫的肚子,大黑虫似乎被咬疼了,转身要寻小经打决斗;可小经打又绕到他的右面,又是一口;就这样,小经打愈打愈勇,上蹿下跳,左右避实就虚,利用自己年轻、灵活的特长,斗智斗勇地与黑大虫展开了气壮山河的30多个回合的大战。最后咬得大黑虫满身出水,步履蹒跚地在盆内四处逃窜。小经打张开双翅,清脆地鸣叫,仿佛奏响了胜利的凯歌。那只大虫,耷了个脑袋,甚至想翻盆而逃,只因身子太大,实在没力气了。最终,丘旦低头将斗草一甩,长叹一声说,败了,算了。

那时斗蟋蟀大都不赌钱的,顶多是“戈俘虏”,谁赢了就拿走斗败的蟋蟀。

有趣的是,我将这只缴获的大家伙放在家里最好的一个盆里,悉心护理,为了给它养好伤,开盖放在花园里晒太阳,想给它消消身上破口的毒。谁曾料到,一眨眼,就被家里的那只生蛋的大功臣芦花鸡一口当了美餐,气得我懊悔不已呢。
该文刊登在2019-11-18的《新民晚报》
https://paper.xinmin.cn/html/xmwb/2019-11-18/18/49711.html
2条评分金钱+13
木子哥 金钱 +10 儿时的玩艺简单自然接地气,好文章! 10-04
老友火丙 金钱 +3 优秀文章,支持! 10-02
分享到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02
离线老友火丙

发帖
8734
金钱
599015
经验值
67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0-02
好帖,值得顶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684
金钱
15389
经验值
53479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0-02
嗯,这倒是一篇非常精美文字。谢谢lele与大家分享。北方斗蟋蟀的嗜好,在南方,起码在台山好像不流行。当年我们小的时候,在男孩子之间最为流行的是斗“金虎”,一种从野外捉来的,与蛛蛛相近的虫子。前不久,还看过一个近年制作的斗“金虎”视频。

上海的弄堂,它原来各国的民房建筑,经看电视也有一点了解。如果不是像以前那样多人挤进小房间,那样的住房其实也还是很不错的。

离线木子哥

发帖
1836
金钱
54089
经验值
103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0-04
儿时的玩艺简单自然接地气,好文章!
单眼仔睇花旗,未必一目了然,但单镜头相机可以为你开启一扇了解不同风情世界的窗口。
离线邡东旋

发帖
2654
金钱
76664
经验值
29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0-04
谢谢lele与大家分享了好文章。结尾的:
“---,有趣的是,我将这只缴获的大家伙放在家里最好的一个盆里,悉心护理,为了给它养好伤,开盖放在花园里晒太阳,想给它消消身上破口的毒。谁曾料到,一眨眼,就被家里的那只生蛋的大功臣芦花鸡一口当了美餐,气得我懊悔不已呢。” 一段很令人回思。
   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也。”

  斗蟋蟀一事,我还是读在中学时读小说才知道有此一回事,也不明其奥妙在哪里。在台山,我小时候,也如远游客版主说的那样。是流行于“斗金虎”。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喜欢“斗金虎”的几乎全是男生,女生可以说是没有。
“斗金虎” 是这样的,如图:







[ 此帖被邡东旋在2020-10-04 18:35重新编辑 ]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0-06
回 老友火丙 的帖子
老友火丙:好帖,值得顶 (2020-10-02 10:18) 

谢谢老友分享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0-06
回 远游客 的帖子
远游客:嗯,这倒是一篇非常精美文字。谢谢lele与大家分享。北方斗蟋蟀的嗜好,在南方,起码在台山好像不流行。当年我们小的时候,在男孩子之间最为流行的是斗“金虎”,一种从野外捉来的,与蛛蛛相近的虫子。前不久,还看过一个近年制作的斗“金虎”视频。
上海的弄堂,它原来各国的民房 .. (2020-10-02 20:51)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金虎这种斗虫,蛮有意思,总觉得斗虫比斗狗、斗鸡有趣,场面没有那样血腥吧。谢谢分享,祝节日愉快!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0-06
回 木子哥 的帖子
木子哥:儿时的玩艺简单自然接地气,好文章!
 (2020-10-04 03:10) 

木子哥说得对,儿时的玩艺充满童趣,也需斗智斗勇呢!谢谢分享!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0-06
回 邡东旋 的帖子
邡东旋:谢谢lele与大家分享了好文章。结尾的:
“---,有趣的是,我将这只缴获的大家伙放在家里最好的一个盆里,悉心护理,为了给它养好伤,开盖放在花园里晒太阳,想给它消消身上破口的毒。谁曾料到,一眨眼,就被家里的那只生蛋的大功臣芦花鸡一口当了美餐,气得我懊悔不已呢。” 一段 .. (2020-10-04 18:13) 

谢谢东旋兄的分享!听远游客介绍了金虎,甚感有趣,但网上却查不到这种昆虫,看了你的介绍,真是图文并茂,可以想象金虎在搏杀时的那种张牙舞爪的精彩场面,也一定惊心动魄吧!这外形太酷了,犹如变形金刚,亦或是蜘蛛大侠,给节日的乐趣,谢谢!
离线邡东旋

发帖
2654
金钱
76664
经验值
29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10-12
   lele 在文章里的一开头提到,上海人管蟋蟀叫“赚绩”。这倒是令我感兴趣。
   上海话“蟋蟀”为啥要叫“赚绩”(有人写作“站脚”)呢?这应该是有一个很有意义的理由的。

   很多地方的方言,并不全都是土话俚语,而大多都是有悠久的中华文化历史根源的,比如我们台山话的“诈諦”, “傾盖”,“隔篱”---等等。因此,也打算在这里来对上海话的“赚绩”来一个问本追源(以下文章来自网络,略改)。

  “蟋蟀”这个词最古,《诗经•豳风•七月》上有;“促织”这个词出现晚一点,《古诗十九首》上有。两者之所以会联系起来,理由也很简单,蟋蟀在秋天叫声急促,仿佛在催促(督促)大家莫失良辰,赶快制做冬衣。“sze jie”出现很晚,写作“赚绩”。明初松江人顾禄《清嘉录•秋兴》:“白露前后,驯养蟋蟀,以为赌斗之乐,谓之秋兴,俗名斗赚绩。……幽州人谓之促织,督促之言也。吾乡谓之赚绩,其义本通。”

  “赚绩”和“促织”,这两个词“通”在哪里呢?

  “织”和“绩”当然是一个意思,“纺绩”就是“纺织”。《诗经•陈风》曰“不绩其麻”,《诗经•豳风》曰“八月载绩”,所以吴方言动词“织”一律叫“绩”(绩布、绩绒线)。古时租庸税贡的重要一项就是“课以丝麻”,织完就交差,所以叫“成绩”,织得慢影响“绩效”,都是从这里引申的。

   “赚”应该写作“趱”,吴语发音都是sze(“赞助”应该读“赚钞票”的sze,不读“转助”,更不读“载助”)。“趱”就是催促的意思,可以连起来作“催趱”或“促趱”。《西游记》第十三回:“斋毕,那二从者整顿了鞍马,促趲行程”。我们知道的那句俗语的原话是“长江后浪催前浪,一替新人趱旧人”,可见“催、促、趱”都是同一个意思。

   综上所述,上海话的“蟋蟀”写出来就是 “赚绩”也即“趱绩”。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684
金钱
15389
经验值
53479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10-13
回 邡东旋 的帖子
邡东旋:   lele 在文章里的一开头提到,上海人管蟋蟀叫“赚绩”。这倒是令我感兴趣。
   上海话“蟋蟀”为啥要叫“赚绩”(有人写作“站脚”)呢?这应该是有一个很有意义的理由的。
   很多地方的方言,并不全都是土话俚语,而大多都是有悠久的中华文 .. (2020-10-12 18:15)

拜读东旋兄的释文解字,受益良多。
[ 此帖被远游客在2020-10-13 09:30重新编辑 ]
离线lele

发帖
1684
金钱
2824
经验值
223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10-13

读了邡兄的对沪语“赚绩”的考证,犹如在中华文学史里速览一番,谋篇俊逸,受益匪浅。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