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13阅读
  • 7回复

“丁龙”原来是“进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木子哥
 

发帖
1840
金钱
54113
经验值
1031
— 本帖被 远游客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20-09-14) —
百年寻龙崎岖路 十日破雾喜报传  (陈家基)

注: 作者陈家基系南非华人学者,此文转载自广东省实验中学老三届网站,更多实情可去省实老三届 阅读,陈家基读的是文革前实验学制 十年一贯制(从小学到高中),所以下面署名 九(二)班。

百年寻龙崎岖路  十日破雾喜报传

——发现“丁龙”真实身份与故乡之亲历记


       丁龙,一个中国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所谓熟悉,是因为自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华人学者王海龙在1999年发掘出这位名叫“Dean Lung”的普通的中国人,他在20世纪初捐款给哥伦比亚大学设立了汉学系,其极具前瞻性的义举以及其与雇主卡本蒂埃的传奇故事深深吸引着海内外的学者与广大华人,国内的各种媒体纷纷转载,每隔一段时间,媒体上就会掀起一股“丁龙”热。

       而所谓陌生,只因为这位被后人译成“丁龙”的Dean Lung,其真实中文姓名与籍贯却100多年来一直不为人知;他1905年离开美国后,最终去了哪里,他卒于哪一年,他最终葬在哪里?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无人知晓!

       Dean Lung,“丁龙”,你在哪里?一遍一遍,多少学者查遍了美国的各种档案仍无明确的结论;一遍又一遍,多少国内的媒体与热心人四处访寻然而没有收获。
       哥伦比亚大学宣布美国方面已经终止了在美国的寻找,把寻找Dean Lung的希望寄托在他的家乡中国。

       1901年,Dean Lung在捐出自己几十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12,000美元给哥伦比亚大学设立汉学系时曾经给校长写了一封英文信,在Dean Lung的名字下面,他工工整整地用英文写下了“a Chinese Person”(一个中国人)。今天,作为“丁龙“的国人,寻找这位Dean Lung,厘清笼罩在他身上的姓名、籍贯等的百年迷雾,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2009年,我第一次读到“丁龙”的故事,我的灵魂就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尽管事前我对他的事迹一无所知,而且常年身处于一个与故事发生的地点毫不相干的非洲国家,日常工作繁忙,但我暗暗下了决心,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这个值得全体华人自豪的Dean Lung。

       我的第一步的努力是联系最先研究Dean Lung的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

       2015和2016年,我想方设法先后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Dean Lung的专家米亚,保罗,以及王海龙建立了联系,研究了他们所提供的研究资料。

       然而,我的发现仅限于以下几点:1.Dean Lung 的中文名字不是“丁龙”,他可能姓“龙”;2.他的籍贯不是山东而应该是广东;

       随后,我在2015年发现了1901年10月13日的New York Tribune(《纽约论坛报》)上的一篇文章,关于Dean Lung,文章里面有这样一段话:“(Dean)is married and has three children”(他结婚了,有三个小孩”)。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发现,共同来寻找Dean Lung,我随后把这篇文章发给了王海龙和米亚等人,以及我所能够联系上的对Dean Lung(丁龙)感兴趣的研究人员。



 


01.-02.

       这个发现让我坚定了信心,我相信Dean Lung离开美国后应该是返回了家乡,而且他很有可能有后代流传至今。

       2019年,我将多年研究的寻找Dean Lung的线索整理成一页纸的材料,附上Dean Lung的照片,请广东“龙”姓最大的聚居地顺德的有关部门协助查询Dean Long的下落。顺德的有关部门反应很积极,立即发文请各街道乡镇协助寻找。但经过一段时间,仍然没有结果。

       2019年,中大的“Dean Lung专案组”的陈晓平把该专案组历时三年的研究的结果写成一系列的文章发表,其中两点吸引了我的注意力:1.Dean Lung 的名字,根据1901年美国《中西日报》的报道,中文写作“进隆”;2.和Dean Lung同时代在卡本蒂埃家做事的另外一名华人Mah Jim是新宁(台山旧称)人。


  
03.

       此后,我一直希望与陈晓平建立联系交流看法,共同努力寻找Dean Lung。然而多方努力未果。

       2020年初,COVID-2019病毒引发的疫情席卷了中国,随后席卷了全世界。因为疫情,我留在了国内,有时间有条件去思考去做10年来一直想去做的一件事——寻找Dean Lung。

       3月下旬,我把多年来积累的资料,特别是近年来中山大学团队的资料,重新认真梳理了一遍,以确定行动的方向。

       基本确定的是:1.Dean Lung是五邑地区人,特别有可能是台山(新宁)人,但在姓名与籍贯的线索仍不很明确的情况下,直接寻找Dean Lung有一定的困难;2.而线索相对明确的是和Dean Lung同时代同雇主的Mah Jim(以及其儿子Mah Chong Dean);3.无论是Dean Lung 还是Mah Jim,要找出他们的名字的正确发音而确定其可能的名和姓,必须依靠本地人。

       3月下旬,我与一个当年开平碉楼申遗工作的班子成员建立了联系,成立了一个“寻找丁龙研究群”,其中就有两位土生土长的对台山语言和历史文化都比较熟悉的台山人。同时,我设法联系陈晓平,在网上搜索没有任何联系方式的情况下终于联系上了中山大学的“Dean Lung专案组的发起人武洹宇博士。

       2020年3月28日,我与同在南非一个微信群的恩平市侨联干部岑峰桉联系,请他介绍我与台山侨联负责人认识,在台山寻找Dean Lung。他介绍我认识了江门和台山的侨史研究人员,4月4日,他介绍了台山侨联林如宝主席。

       4月5日,我与林主席建立了微信联系。

       当时主要是讨论联系查找线索相对比较明确的Mah Jim和他的儿子Mah Chong Dean。

       得知台山马姓主要集中在白沙,我于是在网上查询白沙马氏,从资料中知道了退休教师马卓荣是了解白沙马氏历史的热心人。我在“寻找丁龙研究群”里请求了解马卓荣老师的联系方式,群里的台山人谭敏很快就通过朋友得到了马老师的电话号码。我马上给马老师发了短信。马老师几乎是马上就回复了,并和我通了视频。

       我和马老师讨论的重点仍然是联系查找线索相对比较明确的Mah Jim和他的儿子Mah Chong Dean。

       2020年4月7日,考虑到要让台山方面知道整个查找的背景故事,我将Dean Lung 的故事的报道以及央视之前的采访视频节目《寻找丁龙》分别发给了林主席和马老师,他们都感到十分震撼,第一次知道丁龙的故事,第一次知道这个Dean Lung有可能是台山人。

       随后,台山侨联4月13日在其公众号《台山侨联》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在哥大设立汉学系传播中华文化的第一人“Dean Lung”会不会是台山人》,文内转发了王海龙关于丁龙的介绍《一个中国仆人的美国传奇》,文后附了我写的寻找线索,思路仍然是先寻找线索相对比较明确的Mah Jim和他的儿子Mah Chong Dean。

       我在“寻找丁龙研究群”里以及与台山侨联林主席,还有马卓荣老师的讨论,当时主要是集中在如果Dean Lung确实如我所推断,Dean是姓而不实名,那么这个Dean 在台山话中到底是姓什么。他们的看法是有可能是“甄”和“邓”两个姓。为此,我专门查询了甄姓和邓姓在台山的分布,并设法与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甄氏族人社团甄舜河堂联系。尽管台山侨联也获得海内外侨胞的热烈反应,然而,我们并没有得到真正有价值的线索。

       4月16日,我和武洹宇博士联系时,她告诉我说他们认为Dean Lung与Mah Jim有可能是同乡,他们曾猜测Dean Lung可能叫马隆进。这个线索让我脑子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我意识到,他应该叫马进隆。既然我们已经在马姓族人中查找Mah Jim和他的儿子Mah Chong Dean,为什么不同时在马姓族人中寻找“马进隆”?!

       我结束了与武博士的对话后。马上把这个想法通知马老师,请他在白沙马氏族人中寻找马进隆。

马老师接到信息,立即回复说有好信息,他说已经找到了“丁龙”!

       一时间我简直不敢相信,一百多年来多少人苦苦寻找的Dean Lung,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天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天马卓荣老师正在与白沙侨刊的一名编委黄祥光讨论另外一个侨胞委托的其他事宜,当时黄祥光有提及马进隆的名字,是马进隆后人委托查询。听到我说Dean Lung可能是马进隆,他们也十分兴奋,两边信息马上核对。

       与马进隆后人联系提供线索的黄祥光说,马万昌的后人手里有一封几十年前的家信,提到马万昌在美国的名字是马进隆,英文是Mar Dean Lung。根据他们两人用台山话分别发“进隆“的读音,简直就和Dean Lung一模一样!我基本确定马进隆就是Dean Lung,是台山白沙千秋里村的马万昌。

       难言的兴奋之情!兴奋之余,我要求马上获取这份马万昌儿子写的家书的照片。黄祥光答应马上联系。

       从4月5日我和侨联林主席,4月6日和马卓荣老师分别建立了联系,到4月16日基本确定找到了Dean Lung的下落,时间仅仅10天,而这短短的10天的成果后面,是我超过10年,整个学界超过百年坚持不懈的努力的支撑。而4月16日,这个Dean Lung研究史上石破天惊的日子,刚好是我71岁的生日。

       当天晚上,黄祥光,马老师和我三人均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我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侨联林主席,林主席立刻带领侨联干部赶往千秋里村所在的白沙镇以及千秋里村,与黄祥光马老师等人了解与核实情况。

       4月18日,黄祥光,马老师,白沙侨联黄志荣和千秋里退休书记马树强放弃了周末的休息,前往千秋里,考察马万昌故居,根据马万昌后人提供的线索,在村外山上顺利找到了马万昌夫妇的墓(题图)。

       墓碑上的刻字为“千秋里万昌翁马府君之墓”。


  
04.

       4月17日和18日,黄祥光转发给我马万昌在美国的后人发来的两份关键证物:“丁龙”昔日的雇主,外号“将军”的卡本蒂埃1907年11月写给Dean Lung的信,信的结尾签字为H.W.C.,这正是卡本蒂埃当年的姓名的缩写;另外一份是马万昌的儿子于1972年8月18日写给儿女的信,信中第一次讲述了马万昌在美国的名字是马进隆(Mar Dean Lung)。(关于这两封信,后面会有专门文章讲述)


  
05.

       我随即对两封信进行了分析,结论是马万昌肯定是Dean Lung。而且根据卡本蒂埃的新的内容分析,他和Dean Lung的通信肯定不止一封,应该还有其他的信件,同时最好能够找到这些信的信封。

4月20日,我专门到了台山白沙千秋里,与我们的“寻龙小组”的成员汇合,前往马万昌的故居,以及他捐资修建的国瑞书室进行考察,并到他的墓地拜祭。

       4月20日,台山侨联公众号上发表了专文,首次披露了在台山找到了Dean Lung,原来他姓马的消息。

       4月22日。侨联通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组将在26日到达台山,进行寻找丁龙专题的节目采访与录制。

       4月24日前后,我在“丁龙调查微信群”中提出了一些设想,主要包括:

       在千秋里寻找马万昌的家谱;

       建议侨联联系有关部门查找马万昌儿子马维硕的档案,并对他家书进行笔迹鉴定,以及对卡本蒂埃给Dean Lung的书信进行笔迹对比;

       请有关部门对Dean Lung的照片以及其后人提供的马万昌的老年时的画像照片进行人脸识别对照;

       请黄祥光继续和马万昌后人联系,寻找更多的书信与信封。这些设想与计划,随后一一得以实现。

       4月26日,黄祥光得到了美国传来的卡本蒂埃的1907年9月17日写给Dean Lung的另外一封信,同时还有一个1907年9月份发自Galway邮局的信封!


  
06.

       在这个信封上,赫然显示了收信人为Dean Lung进隆万昌的字样!一切都是那么清楚,新宁(台山的旧称)白沙千秋里的马万昌就是“进隆”,就是Dean Lung!

       4月27日上午,央视《新闻调查》节目组在马万昌祖居外面采访了黄祥光,下午在国瑞书室的二楼采访了我。第二天中午,又对黄祥光和我进行了补充采访。


       我在采访中声称,我毫不怀疑马万昌就是Dean Lung,我们在台山白沙千秋里找到了Dean Lung,找到了他的故居与坟墓。

       在回答主持人关于是什么支撑着我这些年来坚持不懈寻找“丁龙”的问题时,我的回答是民族的自豪感与历史的责任感。我重复了2018年我写给一位美国华侨历史研究者,五邑大学谭金花教授时说过的一句话:

       “我们有责任去发掘真相,让国人认识到,中美之间既有美国用‘庚子赔款’(原来就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建立的清华大学,也有在Dean Lung这样的普通华人用毕生积蓄的血汗钱的基础上建立的哥大‘丁龙讲座’!”

       2020年5月16日晚,央视13套的《新闻调查》节目播发了根据这次采访编辑的节目《寻找丁龙(三)》。Dean Lung就是台山人马万昌这个发现,随着国家最权威媒体的播出而传遍了海内外!

       风云际会,车轮飞滚!

       1901年6月28日,Dean Lung写信给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建议建立汉学研究并捐出了自己的积蓄的12,000美元。119年后,我们可以告慰这位百余年来真实姓名与籍贯不为人知的受人尊敬的前辈,我们可以对外宣布,Dean Lung就是台山白沙千秋里的马万昌!

       马万昌生前曾经希望他的儿女有机会去哥伦比亚大学看看。今天,他的愿望实现了,不久前,他的曾孙女马嘉燕访问了哥伦比亚大学,并在Dean Lung的大幅画像前拍了合照。

       “丁龙”的历史的真相,在一代代的专家学者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被还原了。我得益于前人的研究成果,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见了合适的人,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Dean Lung,我们感谢您!我们会永远记住您的历史功绩!


九(二)班  陈家基
[ 此帖被木子哥在2020-06-30 03:27重新编辑 ]
13条评分贡献值+11银元+13金钱+30经验值+11
桂林山水甲天下 银元 +5 丁龙历史之迷终于揭晓了,之前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台山人。 07-24
桂林山水甲天下 贡献值 +5 丁龙历史之迷终于揭晓了,之前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台山人。 07-24
桂林山水甲天下 经验值 +5 丁龙历史之迷终于揭晓了,之前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台山人。 07-24
桂林山水甲天下 金钱 +10 丁龙历史之迷终于揭晓了,之前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台山人。 07-24
勤能补拙 银元 +3 谢谢木子哥上传分享! 06-30
勤能补拙 贡献值 +1 谢谢木子哥上传分享! 06-30
勤能补拙 经验值 +1 谢谢木子哥上传分享! 06-30
勤能补拙 金钱 +5 谢谢木子哥上传分享! 06-30
陆龄侯 银元 +5 謝謝木子哥上傳分享中國人的自豪榮耀故事! 06-30
陆龄侯 贡献值 +5 謝謝木子哥上傳分享中國人的自豪榮耀故事! 06-30
12
单眼仔睇花旗,未必一目了然,但单镜头相机可以为你开启一扇了解不同风情世界的窗口。
分享到
在线May-May

发帖
54784
金钱
228
经验值
385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29
謝謝木子哥上傳分享中國人的自豪榮耀故事!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709
金钱
15478
经验值
5348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6-29
好消息,我一口气读完此文,畅快淋漓!

不相关却又相关的另一人物,在美国19世纪末打赢最高法院官司的”Wong Kim Ark (黄金德)“ 也很有可能是台山人,据美国NPR电台报道,他于20世纪初退休后回中国养老。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709
金钱
15478
经验值
53483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6-30
台山先人移民美国的,姓名大多都是按中国的习惯来写,马进隆。这样的习惯会被按西方的习惯来读,Mah Dean Lung, 有时候也会被误解为Mah Lung, 姓Lung名Mah.  上面的Wong Kim Ark也是按中国姓名的习惯写的,黄金德。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709
金钱
15478
经验值
5348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6-30
1901年的$12,000,按年平均利率4%增长, 现在的价值是$1,276,875.7,一百二十七万六千八百七十五美元!
离线陆龄侯

发帖
40119
金钱
1021556
经验值
648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6-30
謝謝木子哥上傳分享中國人的自豪榮耀故事!
离线勤能补拙

发帖
38294
金钱
30
经验值
506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6-30
谢谢木子哥上传分享!

发帖
10137
金钱
26630
经验值
5205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7-24
丁龙历史之迷终于揭晓了,之前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台山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