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5199阅读
  • 297回复

过埠新娘( 金山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椰子
 

发帖
167
金钱
179
经验值
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4-29
— 本帖被 台山同学网 执行置顶操作(2019-03-01) —
      
                     封面设计   SYP

  
       老椰子和祖母(金山白)。  摄于1924年,广州。
                                  
                                              老椰子的 祖父  李振迺   (碳相)

                                  

                                               老椰子的祖母 黄莲凤 (金山白)



           过埠新娘  (金山白)

  老椰子的祖母黄莲凤(1879---1972) 广州番禺人,1896 年凭媒嫁到美国纽约市和我的祖父李振迺( 1860--1940)
成亲。    十九世纪(1801年----1900年), 过埠新娘殊不多见, 容将始末简约道来, 当是对年轻网友讲个小故事, 了解那个年代, 华侨社会一些生活状况和琐碎之事, 从而观察到当时华侨之可悲窘境; 览古思今, 使人不禁产生沈痛的感受!
       这个故事应从先祖李振迺讲起:  1878 年先祖父十八岁, 由香港乘坐三支桅帆船, 航行九十余日始抵达夏威夷; 后来辗转到了美国纽约市, 由低下工作做起, 因年轻肯学, 几年后, 开始能用简单英语和西人交谈; 那个年代, 由唐山来的唐人能讲三几句番话, 已是凤毛麟角。    祖父后来被唐人街一大佬赏识, 介绍入协胜堂( 纽约唐人街最有势力的社团之一) 做出番( 即翻译员)。    若干年后, 结识不少西人朋友, 更自设商店, 变为商人身份; 但因店务繁忙, 无法抽身返回中国结婚。    1896 年已经三十有六, 幸得一番禺朋友介绍其侄女黄莲凤给祖父为妻, 稍为考虑, 马上答应, 即刻开始办理入境, 担保等等文件; 幸好西人朋友乐于帮忙( 有会计, 艮行职员, 律师行职员); 进行非常顺利。
       当时美国排华法律: 凡有商人身份居留的, 叫做生意纸, 可以办理妻子来美居住, 并可申请未婚妻子来美结婚。
   反之在美国出生的华人一律不准带妻子来美团聚。   此排华法律直至1945 年二战结束才被取消。
        先祖父将一切文件办妥之后; 刚好同村兄弟李仕乃返唐山度假, 祖父便拜托他回美国时, 顺到省城( 旧时台山人叫广州做省城) 带黄莲凤和一个随嫁妹( 婢女) 一齐带来纽约, 和黄莲凤成亲。

       祖母是缠足女子, 外家是有点破落的大户人家, 也曾念过四书五经; 能有随嫁妹陪伴出国, 也算是有点体面了。

仕乃公回唐山半年, 返回美国时, 果然从广州带领祖母和婢女到达香港; 定好船位, 马上打电报通知祖父, 告知船期及到达纽约火车站的时间。( 由香港乘船到大埠再转火车至纽约, 大概要三十几日。)
        祖父接到电报, 紧张非常; 即刻约定两个友仔,( 乡例结婚时要有十个友仔陪伴新郎哥进行婚礼时一切仪式, 在花旗三两个就算数吧。)又预订两架马车, 到时一齐去纽约中央火车站迎接新娘和搬运行李。    同时又叫排八字先生, 楝择良辰吉日; 到时在华埠勿街(Mott st.)   举行旧式婚礼, 一切乡例如: 挂红, 加冠, 劈轿, 杠茶, 交杯等, 样样做足。
        时间飞逝,仕乃公果然依时带着两个唐山女仔到达中央火车站; 祖父同友仔乘马车赶去车站时, 祖父心急地不停用英语叫车夫 hurry. Up!(. 赶快)中央车站离唐人街相当远, 马车大约要跑四十分钟; 祖父当然心急如焚了。    最后顺利接到仕乃公及祖母婢女; 返回唐人街,乡里们早已接到风声, 勿街一带, 搞到人山人海, 个个都想睇下唐山扎脚女人个样。( 那时代唐人街百分之九十几都是孤人寡佬)睇完之后相信发梦都记得清清楚楚了。

返到唐人街, 两个友仔邦手把行李由马车取下, 由祖父带领众人从人丛中穿过, 返回自己的铺头, 商店设在勿街四十一号, 楼高三层, 地下铺面, 二楼货仓, 三楼是祖父的住家。
        稍事休息, 祖父吩咐伙记把行李搬上三楼, 跟着带两个女人上去, 祖父早已把三楼布置妥当;二楼的伙记房, 祖父提前通知伙记搬去散仔房居住,补贴多少, 作为房租。 该房间则留给陪嫁妹居住。     一切安排妥当, 当晚莲凤和婢女住在三楼; 祖父便在伙记房睡觉。  古代礼教深严,未婚夫妇, 绝对不容许在未拜堂前就睡在一起的。

三日后便是结婚佳期, 勿街夹俾利街(pell st.) 的街道, 由下午五点起, 协胜堂负责封街, 以便婚礼顺利进行;铺头门口贴上龙凤和鸣的金色大字, 协胜堂在俾利街至勿街一段, 挂上红灯笼仔, 增加不少欢乐气氛; 摆酒的杏花楼, 门口贴上李府宴客的大字;二楼用一木杆伸出街外, 挂着一串万庄炮仗, 准备在宾客入席时燃放。        一切安排妥当, 下午五时十五分,祖父已租定一顶花轿把祖母由铺头抬到勿街夹俾利街角停下; 祖父已经做了加冠, 挂红的仪式, 现在就是做劈轿的仪式, 祖母己经穿着新娘服饰,载上龙凤冠, 坐在轿内, 等待祖父来劈轿了; 陪伴著新娘子的是一个专业领导新娘在婚礼进行时的一切礼节的大妗姊, 这个时候,她把轿前的帐帘拉开, 祖父上前先把轿下的木板轻轻一踢, 跟着便把新娘拉出轿外, 新娘子再由大妗姊背返闺房, 与新郎交杯之后,就算正式夫妻了。

杆茶是台山俗名, 其实是新娘向长辈及宾客跪着敬茶的仪式; 饮茶的宾客, 饮过茶之后一定要放下一个金仔做利是( 放在装茶杯的碟子上面),表示祝贺, 这样逐一向所有宾客敬齐; 大妗姊将所有金仔用袋装起, 便带新娘回闺房再换一套衣服, 再次回到酒楼,陪同新郎一齐向每一围枱的宾客敬酒, 完成之后, 大妗姊再将新娘带返闺房; 只剩下新郎单独陪伴宾客, 又再由友仔陪伴敬酒, 或者单和一位好友,饮到不醉无归, 连洞房花烛, 都不能完成, 实在扫兴之至!
        不怕失礼, 老椰子赶去煮饭, 竟然把祖父的婚礼过程中的重要环节, 没有写上; 看起来有些很不完善的样子, 现再补充几笔, 望网友放过一马。
     首先要说祖父当晚并无酒醉, 请勿担心。 当日下午在勿街举行挂红仪式, 是友仔将宾客送礼布料, 遂一挂在肩上, 直至挂完为止,仪式宣告完成。   其次关于主婚人是由协胜堂主担当; 仪式是在协胜大礼堂举行, 祖父跪在主婚人面前, 主婚人念几句吉祥说话,就把毡帽放在新郎头上, 就叫加冠授室; 已是成年人了。        再回到杏花楼, 当晚筵开十六席, 所有协胜堂的重要人物, 南村兄弟,唐人街商家朋友, 还有几位西人朋友, 他们的主要目的, 除了享受中国菜之外, 还是想看黄莲凤的缠脚小足, 不惜放下一个大金仔做利是;真是不惜工本了。
         婚宴直至晚上十点散席, 宾客皆尽欢而散; 祖父和友仔们在门口送客, 握手道谢。
         接着友仔们又陪祖父返回新房;准备下个" 交杯合卺" 的仪式; 这个仪式由大妗姊带来两个用铜做成的交杯盏,( 粤剧常见这种道具) 约略滴几滴白酒下去,然后新郎和新娘用手交义着互相敬酒; 大妗姊接过盏子, 说几句吉祥祝福的句子, 如夫妻和谐, 百年到老; 连生贵子, 多福多寿等等。     完成这个仪式, 本来可以洞房的了!。。且慢, 还有一个玩( 上声) 新娘的节目呢!
         这时新娘子也换上一套较轻便的服装, 准备接受各友仔和一些年轻伙子的捉弄; 一般都是出些象灯迷的答案, 或是一些古零精怪的问题; 又或叫新郎将一些食物放入新娘的口中等等。
     习惯上, 玩新娘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有时可以玩到天光; 但今次人数较少, 而且见新郎哥已经疲倦不堪, 于是放过一马, 草草完场。      后来如何? 无容唠叨了。
      


                                      金山白和她的儿子、女儿。            1902年摄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祖父母成亲之后, 新婚燕尔, 恩爱非常; 祖父有了家庭温暖, 生活正常, 面色也红润起来; 同时商店业务更加发达;协胜堂的地位亦有提升;对外交流更为广阔, 又乐于助人; 已是唐人街受人敬重的人物了。            祖母三步不出闺门,只在家里看看诗书,或做女红刺绣打发时间。 陪嫁妹年轻好动, 做完家务, 喜欢到店里帮伙记们打点打点, 学习卖买常识; 这样一来,马上引来不少狂蜂浪蝶,借机而来, 假作购物, 其实只想见吓这个候生妹, 或者与之交谈几句, 更是意外收获了。 陪嫁妹不算漂亮, 但也五官端正,身材不俗,更属宜男之相。
          祖父见到这个情况, 心叫不妙; 因纽约唐人街向来环境复杂, 邦派林立,包烟庇赌,无法无天。     当年台山伯在金山多做洗衣店生涯, 前铺后居; 每逢礼拜尾必到唐人街买些唐山什货, 豆鼓冲菜之类;顺便行入赌馆,希望发多少横财, 所谓十赌九骗; 许多老侨就因此坏习, 而永别故俚, 客死他乡, 诚可悲可叹也!
          陪嫁妹正是破瓜之年,怀春之际; 而且入世未深, 不知人心险恶, 易受坏人之甜言蜜语所引诱, 若被拐带到外埠当娼,岂不糟糕!。。。祖父正为此担心之际,适有一外埠青年商人到纽约办货; 风闻有此陪嫁妹在祖父的商店出现, 马上跑到店里看看,一见之下马上神云癫倒, 即时与他在纽约的叔父商量,向祖父提亲。     祖父和祖母商量之后, 觉得女大不中留, 速战速决, 方为上策;再三查清楚该青年的底细。( 所谓查三代,看看是否身家清白, 有无麻疯病症等等。)
        最后祖父母同意婚事,该青年马上赶回埠仔( 大概是纽约市对面纽者士New Jersey 的埠仔) 半日便可来回; 次日便由父亲陪同到祖父的家里,带同媒人做证,正式交上订婚礼帖并聘金若干;当晚就在杏花楼摆设三围酒席, 宴请双方宾客; 作为订婚之庆典。
       再过两日, 男家在纽约买齐各种结婚用品, 祖父母亦送上嫁妆和现金, 当作正式嫁女一样, 分别时大家都依依不舍; 含泪而别。     最终该两父子带同媒人及准新娘返回埠仔, 再择日结婚了。
       陪嫁妹嫁了之后, 祖父抽出多些时间在家陪伴祖母, 伙食则由店员负责; 这样经过一段时间;  
1897 年夏天, 祖母身怀六甲; 祖父知道之后, 喜出望外, 马上到相熟的药材海味店, 买齐所有安胎补身等名贵药材; 并亲身烹调补药, 希望祖母多多吸取营养, 生个肥胖的婴儿。
     1898 年二月十日, 祖母顺利产下麟儿, 取名李锦泮;( 即老椰子的父亲) 负责接生的西妇, 是唐人街附近唯一的注册产科医务员; 由她填写的出世纸, 写上姓名, 出生时间, 地址 再由她签上名字; 就是合法的文件了。
       李振迺喜获麟儿的消息, 很快传通成个唐人街; 兄弟好友纷纷送上贺金礼物; 连埠仔的随家妹夫妇都送一副金手镯做礼物;( 随嫁妹本姓朱,名玉,番禺人。 丈夫姓陈, 名强, 新会人。 朱玉来送礼时, 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 大家见面非常欢喜, 互相祝福而别。
     祖父为了答谢亲朋好友, 满月羌酌, 也在杏花楼摆足十六围, 以谢宾客,并请来两头瑞狮在酒楼门口舞狮助庆。    祖母则由唐人街婶姆陪伴将婴儿抱到酒楼, 和宾客见面, 接受各人祝福, 开席前即随各婶姆抱婴儿回家。(旧时规例男女不能同席的, 乡下摆酒都分两次入席, 男人吃先, 女人吃尾围。)
     喜酌过后, 一切回复平静; 祖父照常在协胜和住家铺头两头走; 祖母则在家中弄儿为乐。
光阴似箭, 转眼又届火鸡节来临, 锦泮儿己经九个月大, 可以站立起来, 牙牙学语, 非常可爱。 间中亦有婶姆来探望倾谈, 生活平淡, 但心里却感到充实和幸福。
       火鸡节前一天, 天气相当寒冷, 幸无下雪。 路上行人稀少, 多在家准备节日来临。 祖父正在协胜开会, 也准备回家的时候, 铺头来了两个青年,都身穿黑色大衣, 对店员说要买些小礼物送给朋友, 店员说我们快要闩门, 要买就请快手些 , 店员转身打点货物之际,那两人快速地从大衣内掏出两瓶火水, 向装布匹的架头泼去, 又用火柴点燃棉棒向淋湿的布匹掷去, 火势马上不可收拾。当店员发觉时, 已无计可施,惟有跑出门外, 大叫火烛,Fire  ! 幸有一西人途经火场, 马上跑去通知救火站派救火车来救火,西人这种见义勇为的行动比较我们有些同胞那种自扫门前雪的习惯, 真是感慨万分!
      那时救火设备落后, 救火车是人或马推动,水喉是利用人力将两边的杠杆反复压下的压力将葙内的水射出救火。   祖父闻到消息马上从协胜赶回, 见铺内巳成火海, 看见到祖母巳经抱着孩儿,站立在救火梯上面, 这时救火员除了用水喉努力救火之外, 也急速地把救生网打开。 祖父于是大叫祖母先把孩子用毛毡包扎好, 然后轻轻抛下网上,救火员急把孩子抱出, 然后祖父又叫祖母马上跳下网上, 果然祖母毫不犹豫地就跳了下来! 当时在场众人都十分赞叹一个缠足女子,居然能这么果断和勇气, 真令人佩服。

        
                         老椰子和母亲.                 1920年 于广东台山

  
                         左起    母亲、老椰子、祖母(金山白),站立两位是老椰子的姑姑。
                                    1924年 于 广州

        祖母平安跳下救生网, 救火员马上将她扶出网外, 女护士跑来用毛毡替祖母披上, 又替婴儿作全身检查,才把婴儿交回祖母抱着。祖父见到救火员和女护士的英勇和细心的服务, 非常之感动, 于是向他们道出崇高的敬意及感谢之情,同时也对他们作了一个深鞠躬礼, 以示尊敬之意。
       大概化了个半钟头, 救火员终于把商店内的火势扑熄, 二楼货仓的货物全部被水射湿, 己是废物一般, 毫无价值了。 三楼住家未被波及, 亦算不幸中的小幸了。
     祖父看见这个突然而来的打击, 正是乐极生悲, 当然伤心不己, 幸而妻儿安然无恙, 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莫大的恩惠了。    这时反而安慰祖母说钱财乃身外物, 只有全家安全,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祖父母和儿子被协胜人员带返堂内一个客房暂时居住。 祖父安顿妻儿后, 马上跑回火灾现场, 请求在场救火员陪同他爬上三楼,取回一些重要物品及冬天衣服。 回到地面, 对该救火员说了感谢说话, 便返回协胜堂客房, 陪伴妻儿。   协胜人员已准备了热汤钣菜, 吃了不久,一班同村兄弟及友好们到来安慰问候, 说留得青山在, 以后必定更加昌盛。 祖父遂一感激多谢, 亦逐一握手而别。        
     各人离开后, 祖父独自思量, 心中另有盘算。 他觉得这次被人纵火烧舖, 只是警告性质, 原因不外是因为祖父在协胜做事多年, 令协胜堂不断壮大,可能成为唐人街的顶大社团之势。 如果祖父不急流勇退, 离开协胜, 下一步将会以" 斧头仔" 对待。 所谓斧头仔, 那个时代,每个堂口都养有几个这样的死士, 他们是以暗杀对方人物或对自己堂口不利之人为职业。 若接到指示去刺杀某人, 就叫吃某人的派;" pie"  俗称吃派, ( 就算以后不用斧头杀人, 而改用左轮手枪, 也仍旧叫这些人做斧头仔)。
      祖父想到这里不寒而栗,为了自己和妻儿的安全, 决定离开纽约, 方为上策。 次日即时向协胜元老说明道理, 然后辞去职务。 再请西人朋友交代追讨火险赔偿款项,并请一辆时租马车送他及家人到火车站, 以策安全。 这次离开纽约, 连兄弟朋友也不通知, 只带简单衣服行李及一些现金文件, 由西人送到火车站,匆匆登上车厢, 向首都华盛顿( Washington D.C.) 进发。 各西人朋友亦目睹火车开始蠕动, 始行离开, 以防万一也。祖父母向他们在窗口挥手致意, 他们亦挥手回答, 彼此都有依依不舍的神态!
      火车开始加速行驶, 不久便开到纽者士路上, 祖父从窗口遥望纽约的高楼, 心理不胜唏嘘, 真是非常舍不得这个挣扎了二十多年及交了不少心腹朋友兄弟的地方。 但为势所迫, 亦无可奈何吧了!
  这时火车越行越远; 纽约高楼己不可见。 祖父口里不禁暗叫:Goodbye.  New York!  New York! 不已!。 祖父的纽约生涯就此终结。  

            
                    金山白和第一玄孙波仔                1971年 于 台山四九南村源兴里

                    五代同堂!          

     祖父一家三口离开纽约向首都华盛顿进发。 起程前一日祖父巳经打电报给首都最信任的堂兄弟昌迺: 到时在火车站接车,并要在南溪房租一房间以作栖身之所。( 南溪房是由首都南村兄弟集资租赁一座楼宇, 地下租给乡里做餐馆, 二三楼则间格成四五个房间,租给同村兄弟居住。)  
     华府的唐人街是以 H   街为主要干道, 由6 街至9 街附近地区。  主要的商家和餐馆和南溪房, 李氏公所和其他社团会址都在H 街上。这是华府唐人街中心,其重要性相当于三藩市唐人街的都板街(Grant Ave.)。  
     火车行了七个钟头, 终于到达首都火车站(Union. Station).。火车站在国会山庄右侧。  昌迺到火车站接到祖父一家三口, 马上邦助把行李带上, 并陪同各人登上停在火车站外的街车。 当时华盛顿巳有街车( Street  Car)  行驶, 由火车站外的街车站乘坐在麻省大道(Massachusetts Ave.)  上行走的街车,约二十分钟到靠近唐人街的第六街(6th )下车, 行几分钟就到南溪房了。 住在南溪房的南村兄弟, 知道了消息, 全部走到门口迎接。     昌迺给祖父在二楼租了一间大房, 安顿一切。 又赶到街上买些食物和日用必需品等, 非常热心。 不愧是振迺的最好兄弟了。  
   昌迺离开时更对祖父说: 忘记所有发生过的事情, 不用悲观, 有什么大困难, 他和南村兄弟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还叫祖父母哄哄孩子好好休息; 明天他会再来见面。
   祖父母的确非常疲倦, 不久便安然入睡了。     次晨昌迺带来御寒用品及厨具等, 真是无微不至!
   昌迺和两个兄弟: 炼迺, 灯迺,和振迺 在十六、七岁时就结拜为兄弟, 誓言有福同亨, 有难同当!后来各人都先后到了美国; 一直保持良好关系。
   祖父母在南溪房住了几天; 祖父每日呆在房间, 如坐困愁城, 闷闷不乐。 纽约火灾的阴影, 和种种往事; 总是在脑海盘旋, 挥之不去。祖母见祖父终日闷闷不乐, 不象以前那样宽容口面。 就对祖父说: 男人大丈夫应该不记往事, 从头做起, 来日方长, 不要自暴自弃才是。祖父听到祖母这番说话, 非常惭愧不及祖母有气量。 于是说我马上去找昌迺和一班南村兄弟吃餐晚钣; 作为答谢他们对我们欢迎和支持的好意。
    傍晚时, 一班兄弟及昌迺同聚在南溪房楼下的餐馆, 一边吃饭一边谈及乡间往事, 气氛非常欢乐愉快。    饭后各人离开, 昌迺单独留下; 问祖父有何打算? 祖父答: 自己身边现金不多; 想做什么也不成气候; 惟有等纽约的火灾赔偿金到手; 始有打算。
    昌迺于是说: 如果你有什么计划, 不防告诉我要多少, 我尽量可以先借给你用, 等以后收到赔偿金时, 再还给我吧。
   昌迺在唐人街附近的西人区, 开间衣裳馆( 即洗衣店), 请两个伙记, 生意不俗。 他有生意头脑, 比祖父强多了。 祖父则较老实, 对兄弟朋友都非常友好、讲义气。 而且善于同西人来往 并得西人信任。 因此互有优劣,   对合作很有好处。
      祖父和昌迺倾谈后,心情轻松不少。 次日早晨吃过早餐, 便到H  街上由6街行到9 街来回行了几次, 又登上李氏公所添了香油,并同办事人员和各兄弟打了交道。 各人都知道祖父是纽约协胜出番, 是个有名望的人,故对祖父十分敬重。     首都李氏除有南村兄弟, 缠禾田的兄弟也很多,其他村族及新会也不少。祖父和各人谈了一个钟头, 非常投契, 最后各人皆要求祖父常来倾谈, 无任欢迎, 乃挥手欢送而别。        
      祖父离开公所, 返回南溪房住所, 和祖母及小儿一起进食午餐, 略为休息, 跟着又到H  街及附近的地区看看,考察铺位的座向、格局及人流情况。这样过了十多天,  祖父除了探望昌迺及上公所坐坐之外, 其余时间都是在H 街上行来行去, 目的是找寻适合的铺位, 以便将来开店之用,这种苦心都可说是未雨绸缪吧!
      转瞬间, 过了旧历新年不久, 时来运到, 祖父收到一封担保信, 是纽约的西人朋友寄来, 内有保险公司的文件, 要祖父亲身到纽约公司领取赔偿金。祖父看后, 当然欢喜到极, 马上告知祖母,又走去告诉昌迺。
    次日晨, 祖父穿足衣服, 只带身份证明及保险公司文件,乘街车到火车站, 登上去纽约市的火车直奔纽约而去。 抵站后马上乘车到西人朋友的公司,一同去保险公司办理领取赔偿金的手续。 领到金额后, 除送礼给该朋友外, 亦请他代向其他朋友问候, 又给多少现金请客, 以表谢意。因要赶返华府, 也不便去唐人街拜访协胜元老, 避免多生技节也。
     祖父收到赔偿金, 更加积极找寻铺位, 卒之看中H  街709 号那个舖位。 铺楼高三层, 地下铺面, 店主请一伙计只卖芽菜及唐山食品的小生意, 二楼间两个房出租, 三楼阁仔店主自住。
     祖父走入店里, 店主还以为来了顾客。祖父开门见山, 说是来向阁下谈谈生意经的。 说道: 你的铺位不错, 现时做点小生意, 未免可惜, 如果加入人力财力, 把生意扩大, 你亦可以加入做个股东, 何乐而不为。 好过唔生唔死, 简直浪费时间。
     该店主听到祖父一番道理, 并无即时答复, 只说要考虑考虑。 祖父亦说应该考虑先, 然后答复未迟, 乃告别而返回家去。
     过了两日, 祖父再次到该芽菜店和店主见面, 问他考虑如何? 店主己经查出祖父底细, 知他人面广阔,是纽约协胜出番, 认识西人朋友多,办事非常顺利, 而且华盛顿老李人多,( 店主姓方,是开平人) 人多势众, 做事更加容易成功。 于是心中己经同意, 不过仍然未有说明。反而请问祖父有何大计。
     祖父知他已经动心, 就将自己的计划向他讲明: 说巳经准备好组织一间股份公司, 分为一百股,每股份值一百大元,共筹集总资本一万大元。 专售唐山货物, 以洋什礼品为主, 同时亦售华洋烈酒、 吕宋大烟等等。 至于将来铺面扩大,二楼改造货仑, 三楼则仍由旧店主居住。 旧店主可以用楼铺作股份, 共值十股即值一千元( 当时已是一个大数目了); 同时店主可以在新公司做柜面,又可住番阁仔; 负责开铺关铺之责任。
     该老方见计划如此周详, 对自己非常有利, 所以假作考虑, 然后才说答允。        
     次日祖父和昌迺到他铺头, 说口讲无凭, 要求签字为据。亦交回一张临时股份证明, 说明店主拥有一千元股份。
    祖父和昌迺见开铺计划己近成功, 马上进行招股行动。 祖父和昌迺各占二十股, 另外一缠禾田兄弟亦占十股, 加起来巳经六十股,余下四十股则在李氏公所公开招股。 各人見到几个拉头缆之人, 都是有名望殷实商人,对公司股份充满信心, 不出十曰, 全部股份通通卖出。
    祖父和昌乃加紧装修及添置新架头等。 同时祖父和昌迺、老方及缠禾田几个大股东到律师楼签合同, 并请律师代向市府注册: 取名华昌公司( Wah Chong Co. 709 H St. Washington D.C.)  
    那时注册公司较少, 故此一个星期商店牌照己经取得, 可以开张营业了。   祖父马上赶去纽约向同村兄弟经营的金山庄广源盛买入一批货物应市,回到美京又即刻寄订单去香港的金山庄裕生源代购大批货物, 用火船運来。 一切准备就绪, 于是择吉开张,从此H 街又多了一间规模较大的唐人商铺了。
     华昌开张前十几日, 召开股东会议, 商量人事安排。 南村兄弟公举振迺做经理, 昌迺做财政, 缠禾田李联做买办,老方做柜面兼管理帐目。  但振迺推辞不做经理, 却推荐李联做经理, 自己做买办兼出番, 昌迺管理财政, 老方做柜面 兼管理帐目,另多请两个伙记, 一个火头。
      最后各股东卒之采用振迺的提议, 人事方面就此确定,马上去请人做工了。    其实振迺不想做经理, 原因是恐怕缠禾田人及其他族人说南村人把持华昌, 而令到各族之间失去和谐, 影响太大了。同时各股东决定开张时, 不用大事庆祝, 只按铺头开张习俗, 用烧猪还神烧炮仗及邀请多少宾客兄弟到贺便可了。
    几曰后各人齐齐返回华昌, 连同新请来的伙记, 火头合力把所有货物搬上架头。又在入门的柜面, 放上一个佛山石湾制造的笑口佛像。 一切安排妥当,于是按照楝好的日子, 正式开张。 各兄弟朋友早已知道消息, 赶到现场门口助庆。 振迺, 昌迺, 李联都穿着长衫马挂, 向点燃着香柱蜡烛的神台行了三鞠躬礼, 接着燃烧炮竹。 礼成后, 火头马上把烧猪切开一件件, 几个主持人分别和贵宾们饮五加皮酒、 吃火肉。 火头亦炒了一大锅火腿蛋饭,给宾客及各人充饥。 振迺及李联请街上一班兄弟统统到铺内一齐高兴, 把烧肉吃光为止。       过了一个钟头, 伙记把神台搬走, 打扫乾净,各兄弟亦己离开, 于是就开始正式营业了。  
         华昌开张后的头十天, 生意非常冷淡, 因货物仍未齐全, 价钱亦不吸引。 祖父见到这个情况, 马上同昌迺、 李联商量如何扭转局面。最后一致同意, 决定在H 街各个街口及铺面, 贴上开张期间, 减价酬宾, 全部货物( 洋酒, 吕宋烟除外) 一律八折。 希望藉此搞好生意,就算完全没有利润也在所不计。 同时李联提出: 在铺面后部敬奉一座关云长( 关公)神 像, 点燃香枝, 可以镇压邪气。李联在美京唐人街做餐馆几十年, 对于这种习俗, 坚信不疑。 各人亦同意敬奉, 叫老方马上去办。 台山俗话: 丑命信衫婆, 就是这种情况了。
        经过减价及敬奉关公神像后, 生意果然慢慢好转。 不知因为价钱比别店相宜, 抑或关公神灵保佑。
     又过了二十多天, 海关派人到华昌, 通知去缴税提货。 因为香港寄运到华昌的全部货物已经到达海关, 并提醒限一个星期内完成, 否则要罚款, 甚至充公。
    祖父看到文件, 非常激动, 对在场各人说: 华昌行运了。 于是同昌迺及一伙记赶到海关, 办好纳税手续。 马上请车运回华昌,通知几个大股东和全部伙记,立刻把全部货物重新安排, 分门别类, 安放完成。 果然另有一番新气象, 和以前有天渊之别了。 其余货物则搬上货仑,当做好工作, 火头也煮好宵夜, 各人高兴吃了, 才返回家去。
     香港运来的货物, 价格便宜, 利润丰厚。 这样一来,完全可以弥补初期那种薄利多销的形势了。 顾客开始发觉华昌货色齐全, 价钱公道, 便一传十,十传百。 连华府附近的地区都知道华昌的字号了。    在新泽西的陈强, 朱玉夫妇也写信来祝贺。 说他们生活很好, 并感谢祖母带朱玉到美国同陈强结婚,至有今日的结果。 同时他们的孩子已能走路,朱玉又怀孕四个月了。     祖父亦马上复信, 祝他们生活美满, 连生贵子, 财源广进!
     祖父母和锦泮在南溪房住了将近一年,觉得地方虽然方便, 离华昌只有两个铺位。 但房间狹窄,祖母上落不便, 而且锦泮己经行行走走, 非常顽皮, 急需地方活动。心中早已想搬迁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居住, 但因自己事务繁忙, 附近亦无合适的地方可搬, 实感无奈!
    祖父早已通知各兄弟朋友如果见到出租告示, 就请马上通知。
    过了几天, 忽然有个南村兄弟跑到华昌通知祖父, 说他刚才经过宾州大道246 号(246  PennsylvaniaAve.).  见到门口贴有出租字条, 叫祖父马上去看, 免至被他人捷足先登, 祖父连声多谢!立刻穿着齐整衣服, 赶到该门牌地址。 按着门铃,见一位约五六十岁的白人男士出来, 问祖父是否想来租屋? 祖父回答说正是 !该西人非常斯文, 原来是退休教师, 他见祖父能用英语交谈, 相当高兴。即招请祖父入屋商量, 他又介绍太太相识, 解释出租该屋原因: 他们有儿子媳妇住在马利兰州的波尔的么( Baltimore,Maryland). 买了一间很大的别墅, 他们夫妇也去看过, 非常满意, 决定搬去同儿子媳妇同住, 所以将这间屋出租。
      祖父见到间屋有一厅两睡房, 厨房, 饭厅, 浴室, 厕所, 又有土库。 屋外三面草地有蓠芭围绕, 环境很清静优雅。 心中非常满意,于是问及租金多少, 西人说出月租不算便宜但也合理。 祖父马上交了一个月的租金作订金, 双方说明后日再正式签订全年租约。
     谈妥后, 西人给祖父一张收条。 彼此握手道别, 互相都说: 后日再见。  
      两日后, 祖父在家吃过早餐,下楼到华昌一行, 对昌迺说先去林肯艮行( Lincoln Bank)   买张艮仄( 支票) 然后去和屋主签租约,说完后便行去艮行( 华昌和祖父都是林肯艮行的存户) , 取得支票后, 再急急地行去宾州大道246 号。按门铃后, 屋主开门请祖父入室内坐下,又叫太太给祖父一杯咖啡。 然后把已经预备好的租约给祖父看, 内容说租约为期一年, 如果任何一方没有意见, 则自动延期一年,直至任何一方要求停止, 租约始告无效。 另外租金分三个月付交一次, 共计美金.... 元,可存入林肯艮行 Mr.John Smith. (屋主) 的户口, 签约时要交足全年租金。 如果同意, 便签字作实。    祖父看过租约, 便说: O.K!  随即双方都先后签名,各执一纸为据。 祖父又把支票给予市勿施先生, 连同前曰的定金, 合共全年的上期租金了。 市勿施先生看过支票后, 马上写了一张收据交给祖父。双方谈了一些客套话后, 屋主说: 他们己经决定月底前三天的早上离开华盛顿, 请祖父到来接收所有钥匙吧。   最后说声再见, 握手而别。
    回到华昌 先对昌迺说说签约经过, 并把租约交给昌迺放入华昌的夹万( 保险箱), 然后返回南溪房休息。      一宿无话,次晨吃过早餐,先去华昌逗留个零钟头,马上又去参观了几间家具店, 再回家和祖母商量, 需要什么样子的梳化( 沙发) 大床、饭桌、及儿子的睡床等等。祖父用笔把要买的家具通通记下, 准备明天再和昌迺一同去各店实际的比较, 看看那间较便宜, 又肯送货。 才决定购买。  
            次日早上, 祖父照常在家和祖母, 儿子吃过早餐。 坐了一会, 并对祖母说和昌迺一起去看家具, 说完便下楼到华昌等候昌迺回来。昌迺在F  街夹9 街附近开了间洗衣店己经十多年, 前铺后居。 早上开门让伙记返店工作, 自己则打点及吩咐伙记如何工作,便离开到华昌返工到下午为止。
    祖父见昌迺回到华昌, 先叫他看看华昌有没有重要事项, 如要支付货款、 或要出粮( 支付工人薪水) 等等。 若果没有的话; 便请他陪同去看家具。 两人都是大股东, 例外行开, 应该没有问题的。 而且还有经理及掌柜坐镇, 更是合符情理的了。
    祖父和昌迺出到门外, 昌迺便说: 唐人街的家具店, 没有那一间品类齐全, 而且价钱贵, 又不送货。 所以他带祖父去 E  街夹8 街由意大利人开的家具店。店主亲身出来打招呼, 说欢迎参观, 若看见有合适的家具, 再到办公室倾谈, 保证客人满意。
    两人看了大半个钟头, 选中了几件重要家具。 如大床及床垫、 梳化、 饭桌连凳、酒柜、 衣柜等等。 随即和店主议好价钱,并要求将全部家具运送到宾州大道246 号。 店主一一答允, 但是要求先交百分之二十五的订金, 同时送货时间要提前两日通知。 祖父表示同意,马上交了订金, 店主亦写回一收据交给祖父。 互相握手告别。
   时间飞逝, 转瞬间已是十月二十五日, 还有两天屋主便要离开华盛顿到他们的儿媳那里居住,二十七日早上祖父便可以去拿钥匙了。
               祖父跑去家具店, 通知店主在十月二十八日上午把全部家具运到宾州大道246号。同时又约定两个南村兄弟到时去新住所,负责打扫及搬运什物等工作。
              祖母亦开始把家里的衣服, 毛毡, 棉服, 小儿衣物, 及其他什物, 逐一收拾妥当, 等待到时一些妯娌会来邦助携带。
            十月二十七日, 早上七时祖父喝杯咖啡, 一片面包, 便匆匆赶去宾州大道。 市勿施夫妇已经收拾妥当, 准备起程了。祖父忙说: 对不起, 来迟了。市勿施先生究竟是有教养的绅士, 反而说是我们太紧张了, 提前准备吧了。 说完后, 就从小提包把全部钥匙交给祖父, 并说清楚钥匙的用法。就在这一刻, 门口来了一部小马车,车夫走进来替屋主夫妇的行李带上马车。 市勿施夫妇同说再见, 握手而别。
           祖父目睹屋主夫妇登上小马车向火车站的方向而去, 于是用钥匙把正门打开, 迸入屋内观看情况如何? 见到客厅, 睡房、 厨房、浴室 各处都清洁妥当。 一些笨重物件如剪草机, 垃圾桶, 大木台之类, 都放在土库里, 井井有条 ,屋主真是高尚的绅士也。
    二十八日的早上, 祖父和祖母及儿子吃过早餐, 便吩咐祖母准备把所有衣服, 被毡及小儿衣物统统用皮箱、 帆布袋装好, 到时李联会叫两个缠禾田的婶姆来帮助。 请定一架木板车, 连人带货运往新住家了。
    祖父吩咐完后, 即下楼到华昌见昌迺, 和他一齐去艮行写张仄纸, 准备交给家具店老板。 办妥当之后, 又一齐行去宾州大道新居。两个南村兄弟是祖父请他们来帮手的, 已经站立在门口等候, 祖父礼貌地说真唔好意思要你们等候了。 跟着开门请各人进入屋内,昌迺及各兄弟都是第一次到来, 看见间屋地方虽然不算大, 但样样齐全。外边草地修理很好,又有蓠芭环绕。是难得的好地方, 都说振迺真是行正好运了。
    上午十点半, 家具店的老板带同两个伙记用一架大木板车, 把全部家具推到新居门口。 祖父即请店主通知伙记将家具搬入屋内, 祖父和昌迺遂一点查家具数目和订单相符, 然后把仄纸交给店主, 店主亦给一收据及一年的保证书给祖父。 最后双方都表示满意, 店主更希望祖父和昌迺介绍多些唐人去光顾云云。
     家具店主和伙记推着木板车离开后, 祖父和昌迺及两个南村兄弟忙于搬动家私。 两个缠禾田婶姆和祖母, 锦沛亦坐木架车到达。 祖父即刻走去扶祖母下来, 两婶姆亦抱锦泮下车及将带来的皮包, 帆布袋逐一拿出, 各兄弟亦出来帮忙将各物拿进屋内。
    祖母及婶姆们见到新屋里面厅房处处干净光猛, 外面周围有草坪及蓠芭隔离, 是一间标准的小独立屋, 都赞口不绝。 祖母内心更是欢喜无限。小 锦泮见到宽大的草坪, 马上跑去又跳又滚, 高兴到不得了。
   祖父和兄弟婶姆合力把各家具搬到合适的位置, 祖母则把锦沛带回屋内 给些牛奶他喝。 昌迺因华昌有事办及要返回洗衣店收铺, 所以提前离开。
   忙了儿个钟头, 差不多快要完成任务, 祖父叫一个南村兄弟赶去附近的餐馆 买些饭菜回来充饥。 不久全部工作大概完成, 各人都坐着休息。 不久该兄弟把饭菜带回, 马上开台一齐吃餐新屋入伙饭。    饭后, 祖父对各人宣布: 再过几日; 再在南溪房楼下餐馆摆三两围入伙酒, 请所有亲朋戚友高兴。    各人离开时, 祖母给每人一封利是以表谢意, 各人亦多谢而别。  
         各人离开后, 祖父母再收拾好寝室, 并哄着儿子在新买的小木床睡觉( 以前儿子和父母睡在一起)。 锦泮因为日间在草坪跳跃而感到疲倦 所以很快便睡入梦乡。   祖父母亦因活动频繁, 亦觉有些倦意, 不久也双双睡着了。
    次日早晨, 各人都已经梳洗完毕, 祖母亦把牛奶喂着锦沛。 祖父把大门打开, 一阵凉风吹入屋内, 虽然略觉有些寒意, 但是全室空气流通,令人精神爽快, 和住在南溪房的环境, 真是天渊之别了。        不久祖母弄好早餐, 祖父喝了杯咖啡和一片面包、两只煎蛋,便对祖母说要返华昌一行, 然后再去南溪房看看有什么东西仍然可以利用, 否则送给兄弟算数。
   祖父去过华昌及南溪房,下午回家时, 随在旧房取回一些仍有利用的小东西, 其余己经送给邻居了。   同时也在附近商店买些食物及日用品, 不久又是晚餐时间, 祖父开始享受正式的家庭生活了。    
    今天是十月最后一日; 华昌业务较忙。 祖父早上只喝杯咖啡吃两片面包, 便匆匆出门。    华昌离新居八个街口; 走路约需十七、八分钟,到达铺内, 昌迺, 李联, 老方等, 巳经开始工作。 祖父马上行去他的办公桌, 查看有什么货物急需补充及要马上找数( 结帐) 等等。
    各人忙了一个上午; 才有时间休息和吃点午饭, 各人坐下来抽口香烟, 然后继续工作。 伙记亦忙于招呼客人, 昌迺亦完成出粮( 发薪水)及写仄付货款等任务。 老方亦把全月帐目登记妥当, 交给李联( 经理) 核对无误, 然后盖章作实。 下午五点半, 提前关门吃饭。祖父和昌迺一齐行去南溪房把钥匙交还负责人, 并取回一个月上期按金。 同时又在楼下餐馆订了三围酒席,准备在十一月三号宴请南村及缠禾田兄弟及公所职员, 华昌伙记等吃顿入伙餚。
   各事办妥, 祖父和昌迺顺路由9 街直下到达 F  街分手, 昌乃的洗衣店就在附近, 他要赶回去收铺, 祖父再行几分钟便返回家居了。
    自此以后, 祖父只在华昌和住家之间两头走动, 间中也去李氏公所拜访各房兄弟, 联络感情。 至于其他社团堂口活动, 全部谢绝参加。
    祖父自从在纽约被人纵火的沉痛打击, 完全改变了做人的态度。 处事非常低调, 只有兄弟好友要求去做翻译或陪去见律师等, 才肯尽力帮忙。
  对于请客宴会都不再大事铺张, 以实际节约为主。 他向来都以家庭为重, 心里有一个强力愿望: 就是希望和祖母再多生几个孩子,达到财丁两旺。(按祖父的祖父生有三个男孩: 大儿子即是祖父的父亲, 他只生祖父一人。 二儿子生四个男丁。 三儿子也只生一个男孩。)
          秋去冬来, 街道旁边的枫树, 黄色的叶子开始飘然落地, 已是一片深秋景象。    祖父吃过早餐, 亲亲锦泮, 并嘱咐祖母好好看顾儿子。便出门返回华昌, 到店内点查存货, 仍然相当充足, 不需补充。 每个月的头几天, 都是自己工作较清闲的日子, 但铺面伙记则忙碌到极,这是岗位不同之故。
    祖父心想儿子曰渐长大, 旧衣已经太细,不如趁今天没有重要任务, 走去市区西人百货公司看看,添置一些御寒衣服。 决定后马上去到一间著名百货公司, 结果看中一些合适的儿童冬装, 及一件女大衣, 祖父都全部买了。 因所购买的衣服太多,走路不大方便, 幸好市区已经有街车在宾州大道行驶, 经过两个停车站, 在9  街与8街的停车站下车,行三分钟便可返回住家门口。    但是街车不经过唐人街方向, 所以每天都是安步当车了。
          过了两天( 11月3日), 就是宴请各兄弟好友吃入伙酒的日子。  祖父和昌迺提前到了南溪餐馆, 恭候各位宾客光临。 五时三十分,各人先后到达, 刚好坐满三围, 昌迺马上吩咐起菜。祖父拿起酒杯向各人敬酒, 又说多谢各位赏脸,酒微菜薄不成敬意, 只是请各位吃餐便饭,算是入伙酒吧了; 而且请各位不必破费送礼。    各人连声多谢, 并说了不少吉利话, 然后尽欢而别。
    转瞬间, 寒冬已到。 祖父母吃过早餐, 祖父先亲亲锦泮, 然后返回华昌, 日己为常。
  祖母则和儿子在厅里围炉取暖( 厅内有小壁炉, 用木头生火取暖), 弄儿为乐。 同时祖母又教儿子说些简单唐话, 及教他看图认物, 如:人、 手、足 、眼、 耳、 口、 鼻。及  猫、 狗、 猪、 牛、 羊、 马、 鸡、 鸭。 等等。   日子也过得非常欣慰快乐。
           祖父的生活日趋安定, 除有家庭温暖, 华昌生意发展理想。 本人收入方面, 有华昌股息及薪金,还有存在林肯艮行的存款利息( 保险赔偿金的大部份)。 加合起来, 可算中上的收入了。
    感恩节、 圣诞节、 新历年, 祖父母都不重视。 祖父只有送圣诞礼物给西人律师、 艮行主管、 会计师三人, 其他则互相声明不作无谓应酬吧了。
    1899 年, 鬼佬除夕过后, 次日便是二十世纪了。    这时美国的经济亦算繁荣, 物价安定, 人民丰衣足食。 祖父的经济条件已经恢复了在纽约时的水平了。
    昌迺亦因华昌和自己的洗衣店的生意都非常理想, 所以决定多请两个伙记, 又买多一部洗衣机。 这样除可以增加洗衣店的生意, 又可减轻自己的工作压力。昌迺是有生意头脑的人, 他的决策很少会出乱子的。     另一方面, 又可以帮助振迺有多些时间陪伴家人, 可谓一举三得。昌迺对振迺的关心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好兄弟也。
    1900 年2 月10 日, 是锦泮儿两岁生日。 祖父也照美国习惯,特别买个生日蛋糕给儿子开个生日会, 邀请昌迺, 李联, 老方, 及两个李氏元老, 一齐参加庆祝。 除了蛋糕之外, 祖父母也准备了几味家乡菜餚:如白切鸡, 火肉, 虾米细粉, 蚝豉付竹煲猪肉等。 大家除了庆祝锦泮快高长大, 聪明伶俐, 因为旧历新年快到, 又互祝恭喜发财、新年旺相等吉利话。 然后大家举杯饮胜, 气氛非常欢畅, 饮酒后再吃饱家乡菜式, 生日会宣布结束。 各人都送封利是给锦泮作为生日礼物,祖父母亦一一多谢, 送到门外, 逐一握手道别。
               锦泮生日后不久, 唐人新年跟着来临。 祖父母在家贴上大的福字和迎春接福、 大吉大利、 出入平安等新年帖子。 祖母在客厅的墙柜上敬奉一座观音菩萨像 和祖先神位。    一种传统唐人布置, 迎接新春来临。
      旧历年三十晚( 除夕), 乡间习俗, 要供斋过新年。时辰一到, 祖母即刻点香拜神, 随即 开始吃斋。(祖母旱已煮好一盆罗汉斋)   祖父 祖母喂着锦泮一齐吃点斋莱, 米饭, 迎接新春来临。 跟着各人再次返回睡房休息至上午七点,起床梳洗及穿上过年衣服。 锦泮穿上母亲为他特造的棉衫裤, 一个唐人仔的形象。
    祖父和锦泮再吃些糕点, 便出门去华昌拜年。  祖母则在家收拾打点, 中午有缠禾田的婶姆来拜年。   庆祝新年, 华昌休假三日。 初一早上, 已经有几个商家朋友来拜年, 李联早已在店欢迎。
  店内亦摆放一个大花瓶, 养着一支盛放的桃花 及金桔陪伴, 这是华人商家的传统风格。 客人入门连说吉利说话, 李联亦应相应语句, 经过一番客套,各人四处参观, 尽说赞美之词。 李联请各人坐下, 伙记奉上茗荼糖果, 这是例行习惯。 不久祖父带着锦泮到达华昌,这时昌迺及一些南村兄弟也到来拜年, 华昌顿然热闹起来。 大家互相拜年, 说些恭喜发财, 万事如意等吉利话。
    各人见到锦泮活泼可爱, 每人都给予利是一封, 令锦泮此行收获不少。 锦泮见到华昌布置宽敞, 叔叔个个都俾利是, 觉得非常高兴。 过了一个多钟头, 锦泮已经疲倦, 祖父于是向各人道别, 亦说新年旺相, 便带锦泮回家去了。
           年初二,早飡后 祖父 便单独出门, 先到华昌和老方和伙头( 可以叫做厨师) 见面, 问及今天开年做迓的菜式。厨子把准备好的菜谱给振迺过目, 菜谱如下: 花胶鲍鱼炖鸡, 白斩鸡, 发菜焖猪手, 海参蚝鼓, 火腩茨菇, 虾米细粉, 芙蓉蛋,清蒸鲈鱼,蚝油生菜共八菜一湯。 祖父看后觉得非常满意, 厨子亦请了一个帮手, 合力把开年做牙搞到好好睇睇, 唔会令华昌丢架的。祖父再赞赏厨子几句便离开华昌到南溪楼下餐馆与昌迺会合, 一齐去李氏公所同各族兄弟相叙拜年。
    大家互相祝福, 逗留半个小时。 离开公所再去几间相识店铺拜年,之后 一齐返回华昌。  
     华昌开年做牙(全体店主和店员及宾客共同庆祝新年的首次餐饮叙会), 定于五时入席。 老方负责在关公神象及土地公公面前,点燃蜡烛香烟, 保佑生意兴隆, 一本万利!
            李联陪同李氏元老, 缠禾田父兄及相熟商家 一齐到达,南村兄弟则自动集合而来。 昌迺, 振迺开门迎接, 恭请各人入座。 全体客人加上华昌员工, 共有三围酒席。
            开席前一刻, 李联, 昌迺, 振迺, 代表华昌向各人敬酒( 五加皮酒, 每席两瓶)。 祝各位龙马精神, 新春大吉, 横财就手, 万事胜意!乾杯!不醉无归!
           跟着厨子和助手逐一把菜餚由厨房扛到餐桌, 先来个鲍鱼花胶鸡汤, 其次是发菜猪手, 海参蚝鼓等等。 合共八菜一汤, 又有天津永利威的五加皮佐餐, 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丰富美味的酒宴。
         在座宾客, 见此美酒佳肴, 皆赞不绝口。 各人饮酒畅谈, 再吃美味菜餚, 其乐无穹, 人生一大快事也。 新年欢乐气氛充满整个华昌宝号。
              开年做牙宴会一直到将近七时始告散席。 离开时, 各人都回味无穷,依依不舍。 李联, 昌迺, 振迺恭送各人出门, 互相说些吉祥说话, 拱手作揖而别。
          大年初三, 华昌仍未开市, 只有老方一人留守店里。 祖父吃了早餐,返回华昌巡视, 和老方谈了一会。 因年初三, 叫做赤口, 不宜访客拜年。 故此就算昌迺衣馆虽然今天开门, 也不宜走去见面了,   故此就由华昌一直返回家去。
         进入屋内, 妻子和儿子都在房间休息, 自己亦因连日奔波活动, 感觉有些疲倦, 所以也躺在沙发休息。
         新年之后, 正是寒峭逼人, 祖父母和儿子多在家中围炉取暖 享受天伦之乐。 祖父购有英文字母木块, 教锦泮认识A B C D  ,其乐融融。  正如 美国民谣Home !  Sweet  !  Sweet  Home !  的歌词: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 家啊!甜蜜!甜蜜的家!。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像家一样的了!)
    祖父在华盛顿期间, 都以家庭和生意为重。 社团堂口方面很少联系, 但仍有不少兄弟朋友知道他和西人律师很有交情, 同时堂口方面对他相当尊重, 所以有困难问题都求教于祖父。
    当时横贯美国的铁路已经完成; 淘金热潮亦已减弱。 对华工需求, 已无必要, 更加立法排华, 不准华人入境。    所以当时华人由正途来美国,非常困难, 于是有些组织利用加拿大入境比较容易。( 例如: 由加拿大过境去英属千里达; 由温哥华乘火车直达北部港口Halifax;  再坐火船到千里达; 根本不用签证; 只要买车票, 船票; 就可通行。)
   这样情况, 令那些想偷入美国境内的, 有机可乘。
   入到美国, 到达华盛顿州的  Spoklane   , 就有人安排进入其他大城市, 然后请律师办理身份, 或者做个黑市居民。 这种情况是我们这一辈认为不可思议的。 祖父也曾替几个兄弟办过这种手续, 而且成为合法居民。
    1906 年, 三凡市大地震; 全城陷入火海。 移民局全部档案烧废。 当时一些不法之徒, 见有机可乘, 勾结移民局官员, 伪造假出世纸出卖,更由局长签名, 真假不分。 后来当局知道真相, 但亦不了了之!。老椰子的外祖父亦受益于此, 买张假纸, 以后几代都在美国发财了。
     1900  秋天, 祖母再度怀孕,于 1901 年  6 月 21  日 生下女婴, 取名 Mayme Lee; 就是老椰子的大姑。     1904 年2 月21 日; 祖母再生多一个男孩, 取名George  Lee. 。    祖母在家照顾三个孩子, 忙到不亦乐乎!祖父亦尽量抽多些时间回家陪伴, 但仍要回华昌工作, 故此祖母开始大发唠叨。 祖父特意买部留声机, 及一些粤曲唱片( 由华昌从香港办来出售) 如仕林祭塔, 黛玉葬花等等, 给祖母解闷。
          说到留声机, 当时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东西, 1901 年才开始在美国出现。 由一间叫做胜利的公司生产, 注册商标叫Victor及一只狗仔坐在留声机的播音喇叭口, 侧着耳朵, 好像认识发出的声音就是它的主人说话一样。 唱片录音的技术原理是爱迪生(Thomas Edison) 于1890 年发明的。 直至1901 年才被 E.R. johnson 利用研究生产成功,推出市场销售,售价由十五至二十美元。唐人都称这种新物件叫做狗仔唛留声机。
     1905 年春天, 锦泮已经七岁, 祖父送他到附近一间教会办的幼童班念书。祖母的工作压力大大减少, 而且女儿 Mayme  亦快四岁可以帮助做小小家务, 心情轻松不少。      是年秋天; 祖母又再怀孕。次年(1906)6 月21 日, 诞生一个女孩: 取名. Rose. Lee.  即是老椰子的二姑。
    祖母生下女儿后,又开始大发噜叨, 说这样生下去, 不知怎样收科。 祖父虽然百般安抚,依然无济于事。 这个时候; 祖母开始嚷着返回唐山居住。
      因为在唐山可以请工人婢女做家务及照顾孩子, 在美京当时包括清政府派驻美国的公使伍廷芳夫人, 总共只有六个唐山女人,祖母感到非常寂寞是可以理解的。 同时在广州有亲戚来往, 识讲识话,与在金山象个哑巴一样, 就是天同地之分了。
    祖父亦觉祖母所说合理 ,但只能说再等候多点时间, 处理生意安排。 又要征求昌迺意见, 可否替他在华昌兼做买办一年( 生意纸只淮离开美国一年), 又要开始筹备一匹费用等等。 祖母听后亦表示同意, 但仍然感到无奈。
    1907 年秋, 祖父同屋主谈妥租约问题。1908 年下半年, 祖父让朋友搬入里面居住, 到了年底,是否续约, 就由屋主决定了。
    祖父做好各种安排, 1908 年6 月份, 由西人律师帮助,办妥出口手续。 于1908 年7 月9 曰,祖父先向昌迺及华昌仝人及各兄弟朋友一一话别。 带着妻子儿女离开华盛顿经纽约港移民局办理出口, 返回中国广州市, 完成祖母的心愿,和结束祖母十二年的金山婆的生活了。  
          
               老椰子的祖父母回广州时所持证件,清楚看到日期是 Jul 9 1908 离境。

          
                回国时证件相片



            祖父离开纽约移民局, 带领缠足妻子及四个由两岁到十岁的儿女, 和笨重的行李: 包括两个金山箱, 和四个皮包。 虽然是衣锦还乡, 但其辛苦费神,非笔墨所能形容!
    在美国境内,火车站的红帽子( 脚夫) 及轮船码头的苦力, 都是受过训练有组织的工人, 专门替旅客将行李搬入车箱, 或搬入船舱, 服务周到。 旅客给予小费, 都会连声道谢。
    祖父母及儿女坐了几日火车到达三藩市。 随着登上一艘开往香港的蒸汽轮船。 这艘船属于太平洋邮船公司(Pacific  Mail SteamshipCompany) 所拥有, 名叫太平洋汽船( S   S. Pacific)。每个月开航一次, 由三藩市到西雅图, 让一些旅客上船。然后经夏威夷群岛( Hawaiilan  Islands), 之前曾经称为三文治群岛( Sandwich.  Islands)。 抵达日本横濱, 让日本旅客上落, 再添加煤炭, 食水, 粮食等补给。 再航行到达上海,让北方旅客及其他到上海办事的人员上岸, 上海的旅客下船去香港。
         祖父母和儿女上了轮船之后, 一切大小事情 都要祖父全力以赴, 包括照顾妻儿 要求船员服务等。    轮船客仑分开等级: 在甲板上的客仑和厅堂,餐厅等, 属于头等和二等。 在甲板下面的叫大仑, 又叫三等。 三等中又分两级; 一个叫特级三等, 是远离机房及烟囱的位置,比较没有那么酷热吧了。
     祖父母们乘坐的就是这种所谓特别三等了。 头二等都是一些体面的外交官或富有商人乘坐, 船票比三等的票价贵上三倍以上, 并非一般金山伯可能负担得起的。
      特别三等的乘客, 全部都是唐人, 所以供应的饭菜, 全部是唐餐。例如: 清补凉汤, 鼓汁排骨, 时菜牛肉, 火腿炒旦等。 而且有人在餐房休息时, 摆摊开赌, 番摊、 牌九, 任君选择。 许多阿伯都一失足成千古恨!诚可悲可叹也!
    由上海啓航后三天便抵达目的地香港。 上船后即进入旅馆居住, 然后知会了广源盛办庄的兄弟, 大家一齐吃了一顿晚餐。 祖父母们在香港逗留三日,购买一些应用物品, 及火鐮饼( 深圳云片糕), 美国牌子香枧, 这是金山客返回乡下派给兄弟婶姆的例牌手信, 所以要在香港买齐, 然后回乡。
    三天后, 祖父母和孩子们返抵广州。 祖母的细妹已经和一个当铺伙计到码头迎接, 姊妹分别十二年; 再见难免喜极而泣。 又见到姊夫及四个姨甥, 更是高兴不已。 当铺伙伴已经请定咕哩( 挑夫) 及六架黄包车, 连人带货向南关九曲巷方向而去。
    祖父母决定返回广州居住时, 已经写信通知祖母的细妹, 代租定一间房屋, 以便回来居住。 细妹的丈夫在南关仑前亍 开了一间当铺,已经是当地的殷商之流, 所以很容易就租到一间阔大的古老大屋, 和他的当铺距离不远, 屋里有一厅三房, 阁仔, 大厨房, 天井及一水井,地址就是广州南关九曲巷三十五号。
    祖父母和孩子们, 细妹坐着黄包车到达九曲巷。 细妹当时支付了车费。 跟着当铺伙记( 他叫余文, 是老板陈富的表弟, 是当铺的帮柜。)亦押着咕哩和全部行李到达。 细妹把大屋钥匙交给余文,叫把大门打开, 又立即吩咐咕哩把全部行李搬入大厅。 妥当后, 就叫他们去当铺掌柜处收银。
     祖父见细妹支付所有费用, 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就对细妹说你们付出所有费用, 一两日内全部清还。 细妹亦大方地说慢慢唔迟, 不必心急。    跟着吩咐文叔去买些云吞面及鸡丝炒面回来充饥。
    进入大屋, 祖父和三个小孩都四处观望, 祖父见到屋后的天井旁边水井, 没有遮盖, 对小孩子会造成危险, 于是叫细妹马上设法用厚木板或铁板盖住, 以策安全。 细妹回答: 待文叔回来, 自然有办法搞掂, 不用担心。
   锦泮和弟妹都觉得这大屋有些奇怪, 没有电灯, 自来水, 厕所也很特别, 下面一层木灰, 总之样样都有不舒服的感觉。
  细妹是祖母的亲妹, 自从租到这间大屋, 马上买齐所有用品, 如大小床, 枕头, 珠被, 马辰席, 蚊帐, 洗面盆及一切厨房用具, 样样齐全。祖父心中有数, 他在香港去裕生源见兄弟时, 已经把全部美金换成港纸, 大半存在裕生源江迺户口,细妹购物的 全部费用亦以港纸清还。
   不久外卖送到, 各人吃到羊城风味, 确是名不虚传。
    吃完午餐; 细妹和文叔返回当铺。 临行时 细妹说晚餐时候, 文叔会再来带你们全家去酒楼吃餐洗麈饭。 祖父马上说他担心家中行李是否安全。  细妹回应说: 她的丈夫在这个地头, 有点面子, 街坊互相照顾, 而且大门有六寸厚, 非常稳固, 请不要太过担心。
    文叔依时请了几架车仔( 广州人叫黄包车做车仔, 车夫叫车仔佬) , 载祖父母一家人到酒楼吃饭。 祖父已准备一点礼物送给襟弟( 妻子的妹夫) :一包野生花旗参, 黑熊胆等美国特产, 作为见面礼。 见面后大家客套一番, 酒席开始, 互相敬酒, 小孩亦十分听话,祖母边吃边喂小Rose吃饭等等。
       现在需要补充一些关于祖母和细妹的家族资料: 陈富细妹夫妇育有一个儿子, 名陈重文, 当年七岁。 在附近学堂念了一年。( 清末民初;学童多在私塾学习古典文学, 念诗作对。 自从维新政变, 人民思想比较开通, 所以广州市已有新学堂设立。 如培英学堂, 于1879年已经在广州沙基成立。 这些新学堂除了教语文, 亦有数学, 科学等科目, 让学生吸收新的智识)。 当时开始暑假,所以跟随在细妹家里做家务的堂嫂返回番禺外公家里玩耍几天。
   祖母和细妹的父亲是个败家的二世祖, 把上代留下来的田地家当, 化了八八九九。 元配早已去世, 后来靠祖母和细妹资助, 才能续弦并 生有一个儿子叫念祖, 亦已经五岁了。
   再说细妹住家, 就是当铺的后座, 墙壁用红毛泥( 水泥) 加固, 并安装一个来路大夹万( 保险箱)。 当铺的贵重物品, 艮两, 契约等等, 全部放进夹万, 以保安全。
   回到洗麈宴; 吃饭完毕, 细妹又请车仔送祖父母们返到九曲巷大屋, 送入屋内, 点燃火水灯。 待祖父母分配好睡房, 祖父和男孩子同房, 祖母则和两个女孩同睡。    稍坐片刻, 细妹便单身步行回家去了。
      次日早晨, 细妹夫妇来到九曲巷大屋, 邀请祖父母全家去饮早茶。 享受羊城风味, 各人轮流梳洗, 穿衣, 共化了半个钟头。 细妹帮助家姊带着Rose 慢慢地行到双门底( 北京路) 一间著名茶居。找到坐位后, 茶博士冲好茗茶, 点心源源而来: 虾饺, 烧卖, 芋角, 咸水角, 义烧包, 鸡包, 白糖伦教糕,蛋散等 满枱点心, 看到锦泮和弟妹们, 心花闹放,吃得不亦乐乎。 心里觉得唐山食品, 的确好吃极了。
   饮完茶后, 又叫车仔载去海珠公园, 观音山镇海楼等名胜参观游览。 因祖母行动困难, 故在附近一间酒楼休息, 叫了几款小菜午餐, 又再叫车仔载返九曲巷。 各小孩开始觉得唐山方面虽然居住环境不理想, 但亦有令人快乐的地方, 尤其是食物的美味, 比美国好吃多了。
   细妹临离开九曲巷, 又请祖父母全家到他们住家吃晚饭。 祖母见自己的家里仍然未能弄饭, 所以亦乐意应承。 晚饭菜式简单, 但亦非常实际可口 ,白切鸡、 豉汁蒸排骨、 蚝油牛肉、 荷包蛋、 油菜心、 烧猪一碟,老火西洋菜湯。 大人都先饮酒然后吃饭, 小孩子只是吃餸饱了。 席间细妹对家姊说: 明日堂嫂就会带重文由细圩( 祖母外家居住的地方) 返回广州, 到时带个妹仔( 婢女) 服伺祖母兼做家务。 妹仔叫做阿好, 已经十四岁, 煮饭, 洗衫, 打扫等 样样皆能。
   次日中午, 细妹带着儿子重文和阿好, 一齐来到九曲巷。 祖父母见到重文生得斯文淡定, 身体亦壮健, 赞美不已。 祖父马上包个金仔做见面利是。 细妹重文齐声多谢, 同时又补送利是给四个姨甥。 又叮嘱阿好, 做事小心妥当, 不要偷懒, 好好服伺老爷 奶奶, 少爷 小姐, 以后一定多多打赏的, 说完之后便带重文回家去了。
          祖父母及孩子们经过将近四十天的舟车劳顿, 总算安定下来。 虽然地方环境不理想, 但在当时的广州市, 已经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了。    每天早上, 细妹带着堂嫂去仑前亍的市场卖菜, 顺便把祖父母们需要的猪肉, 鲜鱼, 蔬菜都一起带到, 其他如食米, 花生油,豉油, 盐, 糖,  等等早已由什货店送上门了。    总之细妹对祖父母一家初期在南关的生活, 照顾得无微不至。
   细妹间中亦送重文到九曲巷和锦泮各老表 互相交流学习, 锦泮教重文简单英语单词, 重文亦教他们中文单字和常用的名称, 渐渐地建立很好的感情。
   阿好做工很勤快, 甚得各人欢心。 对于煮饭方面仍然未够老手, 尤其是炒菜方面, 火候掌握不准确, 有时祖父或祖母都要在旁指点。 经过几次, 亦可令人满意。
  转瞬间, 中秋节又到。 双门底一带的商家, 尤其是那些做月饼生意的, 都在铺面门口挂满灯笼仔及走马灯, 吸引途人注意, 推销他们的月饼生意。
  锦泮和弟妹及表弟重文, 由祖父和细妹堂嫂多人带领下, 亲身感受到唐山节日的气氛。 在人群中来来往往, 最后祖父和细妹都各买了多合不同材料的月饼( 豆沙, 莲蓉, 锦肉) 。 返回家去, 各孩子还意尤未尽。
  祖母和阿好照顾Rose 留在家里, 客厅的桌上, 亦已经摆放了沙田柚, 红柿子, 等应节食品。 祖父和锦泮弟妹回来, 亦把几合月饼放在桌上,准备晚上赏月。 祖母和阿好亦做了一味应节菜式: 芋头焖鸭, 放上饭桌巳经香味喷鼻。 祖父母一家提前吃饭, 然后慢慢赏月。
          中秋节过后, 祖父见九曲巷屋内已安排妥当。 细妹亦隔日来探望家姊, 文叔已经用大厚木板把水井盖住, 而且叫木匠搭两间小木房, 靠近水井, 方便各人洗澡之用。     阿好做工勤快妥当, 非常听话, 甚得各人欢心。
  祖父在香港与裕生源兄弟交谈时, 已经知道新宁铁路只筑造斗山至台城一段,己开始运行。 至于台城到公益则要到1909年三月始告全部完成。    所以祖父早已计划中秋节之后, 便先同锦泮返回南村祖屋, 拜祭祖先, 同亲人见面, 煮餚庆祝。 并照乡下惯例,每家派一块香枧, 一条火镰饼。
    决定之后, 向祖母说明: 这次先同锦泮返南村几日,待 明年清明时份, 新宁铁路可以从公益到达四九车站, 然后全家一齐回乡, 祖母亦表示同意。
   后日早晨, 文叔叫来三架车仔, 陪同祖父锦泮一齐去长堤船渡码头, 乘上去公益埠的永发花尾渡。 祖父只带两个皮包, 装简单换身衫及番枧和火镰饼等 ,文叔帮助把皮包送上船仑, 告别而去。
    永发渡上午九点开船, 由一艘蒸汽小轮船拖着前进。 永发渡护航武器火力充足, 水贼轻易不敢侵犯。 当时内河水道, 并不安全, 尤其是顺德甘竹滩和新会江门附近的礼岳, 都令旅客提心吊胆。 所以返回四邑的乡里, 多数选择这艘永发渡了。  
        永发渡离开广州码头, 向公益埠而去。 船分两等,餐楼即是船的上层, 全部是碌架床, 上下分开。船的下层; 在水平线以下, 叫做大仑,没有分开界线, 可说是糊里糊涂。 船上伙食不错, 镬气甚佳, 乘客每每食欲大增, 比较在岸上吃多一倍( 老椰子搭过四邑渡,有过吃七碗白饭的纪录)。航行了二十四个钟头, 次日上午九时, 停泊在公益码头。祖父 叫咕哩帮手把行李带到岸上, 在附近吃饭充饥。然后就近请了两顶阳江轿, 一直抬到大江圩, 下轿休息并 吃些糕点, 再换轿抬向台城而去。 抵达时已是黄昏时候, 打发轿夫之后 找旅馆休息,又在附近吃了晚餐 才回旅馆睡觉。
   早上 结账后, 叫店员请个咕哩将行李担到火车站,登上开去四九圩车站的早班车。火车离开台城是八点正,沿途停了东门站, 大亨站, 松朗站, 五十圩站, 下坪站, 便到四九圩站了。 到站下车,已经有几个南村兄弟站在月台上, 欢迎振迺由金山返回唐山。 各人见到祖父和锦泮都高兴到极, 忙打招呼, 帮手把行李担着行去圩中心。车站离四九圩大概一里路左右,到了圩里, 振迺叫各人一齐去饮茶吃包点, 然后返回南村未迟。  
        各人吃饱包点, 又起程向南村出发。 出了圩口, 经过一个小斜坡, 叫做黄泥潭, 沿途松树夹道, 风吹松针, 一阵阵消索之声, 若是单身走过,心理不寒而栗。 行约十分钟, 到达狮山脚, 翻过这个山坡, 就望见全条南村了。 再行多二十分钟; 才正式到达振迺的村落, 这条村叫镬耳屋,在四九地区, 无人不识。 其实这条村叫源兴里, 只有一条巷八间屋的屋顶两端用瓦砌筑成镬耳形状, 其余的房屋则是普通形式。
    祖父的祖屋是镬耳屋横巷上第二间, 这种屋的布局非常奇特, 占地比普通屋阔百分五十, 可住四伙人, 大厅公用, 每边住两伙人, 祖父住的是内里那户, 出入必要经过另一伙人的厨房才能走出门口。
    房内陕长, 可以摆两张大床和一些枱櫈衣柜等等, 另有阁仔一个, 用于放置什物木箱等等。    房内只有一个窗口, 是靠向大厅那边,大概两尺平方左右, 空气流通 非常不足, 但是冬暖夏凉, 因为是用泥砖建成, 而且又是中间房, 更无西斜阳光照射。 当时认为是很好的布局了。
    返到屋门, 负责保管钥匙的堂兄,知道振迺返到门口, 马上赶到, 开门给振迺入到屋内。 最近知道振乃回来, 更加把地方扫到干干净净。
   振迺见到自己的祖屋与三十年前 差不多一模一样, 于是亦感激各兄弟对自己祖屋的关心。  安放好行李之后, 大门口的堂嫂已经准备午饭, 有一鸡两味, 咸鱼蒸猪肉, 付竹蚝鼓鸡什猪肉汤, 在乡村 这是非常好餚的饭菜了。
   祖父见到这种亲情 非常感动。 饭后 返入房间,点着火水灯, 锦泮见到镬耳屋里面的设备, 比起九曲巷还要奇怪, 但亦不敢出声。 他已经明白事理, 知道唐山乡村, 当然是落后的地方, 不能和美国比较的了。
     ------ 未完------
                      因无法在此续接发布,故在第11页另开帖連续。敬请网友朋友注意!



























































[ 此帖被老椰子在2011-06-02 06:05重新编辑 ]
2条评分金钱+6
GUANYU 金钱 +3 优秀文章,支持! 2011-06-02
四眼光头佬 金钱 +3 超百年的相片仍保存如新,文章奇秀,狂顶 2011-05-02
分享到
离线511001

发帖
2729
金钱
3317
经验值
81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4-29
好消息,老椰子的讲坛又开讲了,昨天赏花行了好运,这次我好采霸了个沙发,静听前辈讲前前辈的故事.
[ 此帖被511001在2011-04-29 09:20重新编辑 ]
离线lele

发帖
1634
金钱
2677
经验值
212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4-29
满篇旧法,丝丝入扣,如品百年醇酒。
离线曾经沧海

发帖
4352
金钱
318390
经验值
74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1-04-29
       不得不服老椰子!向你学习!
离线远游客

发帖
7363
金钱
13873
经验值
5324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4-29
爆炸性故事!保存得这么完整的相片,具历史性意义。先谢谢老椰子。然后慢慢听故事。
离线顺情顺意

发帖
1238
金钱
2512
经验值
52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1-04-29
引用楼主老椰子于2011-04-29 09:07发表的 过埠新娘( 金山白) :
       [图片]
       老椰子和祖母(金山白)。  摄于1924年,广州。
           过埠新娘  (金山白)
.......

往事如梦、再一次上课;多谢
离线yulan

发帖
178
金钱
14477
经验值
3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04-29
这种版本的故事有台山的独有特色。是台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历史。
离线jan

发帖
78919
金钱
2211
经验值
1945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1-04-29
静静的引人入胜,我在聆听、、、
离线大番薯

发帖
5972
金钱
120
经验值
621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1-04-29
似看歷史,又是小說,很精釆。也讓我們知道多些早期的唐人在美國的生活。

发帖
9878
金钱
10964
经验值
6946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1-04-29
      不愧是老耶子,一开古坛就是那么吸引人,虽然没坐到沙发,我也来争个头等地板来坐,等着老耶子古仔。
离线围城花
发帖
16
金钱
17
经验值
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1-04-29
楼主的《过埠新娘》引人入胜,就是一部有看头的历史小说,等紧你的“待续”哗。谢谢!
另借楼主的宝地,向楼主及楼上楼下各位求助,先谢过各位啦!
——美国公民如何办理授权委托书

各位同学、朋友您们好!我亲戚是美国公民,他现在需要办理一份授权委托书给中国的家人去处理一些事情,但中国的有关部门说这份授权委托书必须有中国驻美国使馆的认证才生效,请问有哪位能告知他该怎样做才能办理到这份授权委托书呢?另由于亲戚现居住地(夏威夷)没有中国使馆,而他由于工作关系的原因短期内又不能前往异地领事馆办理,故这个认证程序可否请别人代理完成?谢谢各位!


离线清一色

发帖
728
金钱
310751
经验值
147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1-04-29
引用第1楼511001于2011-04-29 09:14发表的 :
[表情] 好消息,老椰子的讲坛又开讲了,昨天赏花行了好运,这次我好采霸了个沙发,静听前辈讲前前辈的故事.[表情]

   喜见老椰子又一新帖!5版主,唔够你快手。
离线Laotao

发帖
44405
金钱
536802
经验值
1333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1-04-29
引用第11楼清一色于2011-04-29 12:16发表的  :
   喜见老椰子又一新帖!5版主,唔够你快手。

        我在编辑时己见到有石古放在门口。
离线清一色

发帖
728
金钱
310751
经验值
147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1-04-29
引用第12楼Laotao于2011-04-29 12:20发表的 :
        我在编辑时己见到有石古放在门口。


   原来5版主耍太极时还背着一大袋石古。
离线511001

发帖
2729
金钱
3317
经验值
81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1-04-29
回 12楼(Laotao) 的帖子
就算你走后门都肯定吾够我快,这就是太极的功底了.呵呵.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